棬子

退维勇圈,入all敦圈

【维勇】里表情人(一)


#钢琴家维x舞者勇

“我该怎么办呢,亲爱的?”

维克托看着躺倒在自己床上的男人,微笑着(咽了口唾液),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。

几个小时前。

维克托看着前方十米处摇摇晃晃的酒鬼,皱着眉头保持着距离均速前进(他不过是在聚会上多驻足了会)。

那个黑发的酒鬼提着西装外套,在空旷的街道胡乱行走,口中在哼着什么老旧的金曲,白衬衫的背部被细雨打湿了一片,隐约露出蝴蝶骨。

维克托现在没有心情观察这些,他只希望这个酒鬼再走快些,好让他从这条必经之路上迅速回家,然后换掉被打湿的衣服,再洗个热水澡。

就这么含糊地祈祷着,那个酒鬼却猛地停了下来,站在某家五星酒店的楼侧,窗口散发着鹅黄的灯光,人们的笑声与钢琴曲。

[《瓦妮莎的微笑》]

维克托立刻认出这首曲子(他16岁那年练过),他盯着那个酒鬼,那个酒鬼盯着鹅黄的灯光。

就在雨快要停下,维克托以为他会哭出来时,黑发的酒鬼跳起了舞。

他合着钢琴曲跳了起来,每一步都踩在韵律上,黑发在鹅黄的灯光下与雨点发着光,曲子换了《达依女士》,他也轻巧地换了舞姿。

黑发的酒鬼,漂亮的舞蹈,像一只海燕一样飞进维克托海蓝的眼中,飞进他跃动的心房。

“嘿,先生。”

维克托忍不住打断了他,急匆匆地走到酒鬼面前(差点绊倒),伸出了右手,露出一个足够迷惑人的微笑。

“我被你的舞姿打动了,你愿意与我共舞一曲吗?”

酒鬼顿了顿,缓慢地转过了头,维克托看到了他的正面。

他有一双红酒般淳厚的漂亮眼睛,在夜间闪烁着光芒,亚裔的脸庞看起来很稚嫩,微张的口中鲜红的舌尖与整齐的牙齿,一副疑惑地样子。

“哦,上帝……”

维克托不由嘟囔一声(他的心脏跳得有些快),主动牵起黑发男人的手,行了个不错的吻手礼。

“与我共舞一曲吧,我的维纳斯。”

“……好啊,有趣的先生。”

男人被维克托逗笑了,随手丢掉了西装外套,右手搭上维克托的肩。

星夜下,无人的街道,两人如同聚会上最合拍的一对,跳起交际舞,背景音乐是《山街蓝调》,雨早就停在樟树叶上,蝉鸣响起……

现在,维克托将这个可爱的家伙带到了家里,他正躺在维克托的大床上,抱着枕头欲陷入梦境。

“嘿,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,睡美人。”

“……胜生……”

名为“胜生”的男人翻了个身,仰视着维克托,眯着好看的眼睛,笑了起来。

“你得给我告诉你这个名字的代价。”

[该死!]

维克托俯视着胜生可爱的笑容,心中爆了句粗口,顺手扯下了领带,双手撑在胜生的两侧,左膝挤进他毫无防备的腿间,脸凑近了胜生的喉结,轻咬了一口,使得他喘息急促。

“我会给你的,胜生。”

#车上的朋友你们好吗?【车下挥手.jpg】

【维勇】红羊


第一章←

#贵族维x马戏团哑勇

#文风清奇

第二章      月

维克托掀开厚重的红帘,脚步有些僵硬地踱了进去,皮鞋踏上了柔软的羊毛毯,有一块塌陷了下去。

红木衣柜上有一只巨大的羊头骨作装饰,羊角上别着几枝罂粟花,衣柜边有一架大提琴立着,色泽不是很好,火炉中的煤发出燃烧的“噼啪”声,屋中弥漫着迷迭香的味道。

“红羊”就趴在靠近火炉的羊毛毯上,从披着的红毯中探出头,环视了一圈,才将视线定在维克托身上,他茫然的眨了眨眼,似乎才刚睡醒。

维克托被“红羊”的动作逗笑了,缓慢而温和地向他走了过去,蹲在他的面前。

“睡醒了吗?我的小羊羔~”

维克托轻快的语气让“红羊”愣了一下,才慢慢爬了起来,红毯顺着他的脊背滑了下去,白晳的身体展现在维克托湖蓝的眼中。

“红羊”揉着眼睛,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,又像是在打呵欠,他看向红白相间的帐篷布,猛地睁大了双眼,手上的动作顿住了。

维克托没有注意“红羊”的反应,他看到“红羊”的身体后,就经历了一场思想斗争,正笨拙地拿起红毯,准备为“红羊”披上。

初春的风吹得红帘颤动了一下,火炉中传来“滋滋”的声音,应该是烧到了杂物,纸片或是什么,都不重要了。

维克托沉醉在“红羊”主动给的这个吻中,海中满溢着夕阳,唇齿间迷迭香的味道愈加浓烈,他舔舐起“红羊”的嘴唇,甚至是啃咬,仿佛要把他的唇瓣吞下去一样。

“红羊”像是无意间瞥了一眼红白的帐篷布,闭上了眼睛,轻轻咬了咬维克托的舌尖,这是盛宴的邀请。

维克托动作温柔地将“红羊”抱到膝上,磨厮着他的鼠蹊间,动作使得“红羊”右脚踝的枷锁系着的锁链发出脆响。

维克托咬住右手手套的食指尖,布料划过皮肤的声音。“红羊”垂着眼睑,凑近维克托脱下手套的右手,亲吻他的掌心,眯着眼在他手中蹭了蹭,像是在讨好他。

维克托抚摸着他柔软的黑发,充满怜爱地亲吻了他的额头,左手隔着手套在他的大腿上磨厮起来。

“红羊”抓住维克托的左手,指引着他修长的指尖,探入了隐秘的花蕊,维克托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其中的炽热,强烈地吸引着他与……

“红羊”丝毫没有半点羞涩,他顺从本能地扭着腰,试图在指尖寻找极乐,睫毛在眼袋上打出一小块阴影,像那羊头骨的颌骨处的一块黑斑。

显然是扩张过了,维克托却也不愿意伤害眼前的维纳斯,他一边寻找“红羊”的极乐点,一边细密地亲吻着他的全部,额头,眼角,鼻尖,嘴唇,脖颈,锁骨……

已是傍晚,风呼啸着刮过帐篷的红白布,发出“沙沙”的声音,他们未点烛台,细微的声音和着风声,消散在夜空中。

维克托似乎忘了原本的目的,他疯狂地渴求身下之人,眼中涣散又重合,如同打散的池水。

“红羊”呼吸急促,看着红衣柜上,夜中模糊不清的羊头骨,仿佛那双黑漆漆的眼眶中,多出一双眼珠,轱辘转着,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交合的二人身上。

泪水静静地划过脸颊,落到腮边,维克托吻着“红羊”的眼角,心中涌起的悲伤如潮水一般,明明在这个人的身体里,却怎么也不满足……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红羊”捧起维克托的脸,在他湖蓝的眼中,嘴唇一张一合,不知道说了什么,维克托跟着“红羊”的唇形,念出了声,不成调也不是什么话,“红羊”在维克托不解的眼神中轻轻笑了。

星夜中的明月缓缓被薄云遮住,散发隐约的光芒,听得见猫头鹰的叫声……

君は月のように。

#日文后面翻译啦~

#重新编辑

#大家就当儿童车,看看就好,不要坐。_(:⁍」∠)_

#对啦我有cp啦~ @奸商 (*^ワ^*)

【维勇】鱼(R18)

#维Sx勇M        拍臀play有?

#我要瞌睡死了,→ https://m.weibo.cn/6071700478/4110728422671907

#为什么要写樱桃酒?因为我们这产樱桃。

#想用文言文写一次啊……【够】

#想找个cp,会画画的那种【招亲?】

那个啊,想要维S勇M的同学,和想要拍臀play的同学,可以意见折中一下,写成一篇文吗?这样我也比较好写,主要看两位的意见。因为没有更就艾特两位了,如果没有看到,那我就只能写成一篇文了。
谢谢合作|˄·͈༝·͈˄₎.。oO

【维勇】海鸟(R18)

 #维Mx勇S

#放飞自我

#我要让你们几道,我不仅文艺车,粗暴车我也不会开。

#这个现在就是按灵感来,哪个点的梗我最有灵感就先写哪个,按顺序要命……

#急着出门不艾特了

滴滴打车 

【维勇】十阶(R18)


#催眠师维x咨询者勇

#是海蛎子太太要的!就是TA!!!(你够)

#文风清奇慎入

[五阶的你,不上不下,开始的暗示。]

盆景潮湿的泥土中掩埋着落花,皮扣的清响与雨滴打在透明玻璃上的声音相交合,僵硬又柔软的四肢,紧锁的门把。

[即是六阶,努力挣脱,不要绽放吧。]

玫瑰花瓣覆盖全身,贪婪地将香味沾染于躯体上,暧昧的风行踪不明,在雷鸣中交错纷飞,贯穿过的,关节的咯吱作响,如录像带的胶片烧焦的声音。

没有天空而璀璨的眼中,落下的银光却不是上帝的蜘蛛丝,相交接的吻是否无功而返,一个又一个接连消失。

[处于七阶,你在邀请我,与我相融]

银发垂在指尖,往这边逃脱,耳边的声音清晰又模糊,就在身下,膝盖与米白色牛皮沙发擦出刺耳鸣叫,与“五阶”不同,已经深入了,退步而返的话,已经做不到了。

对面明镜中,扭曲的躯体,雨中的骄阳,烈火在纯白的房间疯狂舔舐一切,夏蝉为之泣鸣,流浪的灵魂找到了归冢。

[第八阶,第八阶,往圣歌这边来。]

圣经中露出一角的相片,无声地注视着肉体的缠绵,在风中瑟瑟发抖。拨开浸湿的刘海,紧抿的双唇,不正常的呼吸。

捧起右手,无名指根咬出婚戒,妄想天开,掩上一层玫瑰红,无法遮掩的罪孽,躁动的,房间的一切变得艳丽。

[立于九阶,曝露开来。]

祈求着,向爱,白晳的身体主动贴合上去,眼中包含着纯粹的快乐,骸骨的前端,即将被破坏,进入爱的无尽深渊,正因为有罪才不止,重复着,一次比一次更加狼狈。

[十阶,爱逐渐膨胀。]

无力地倒下,满身的欢爱,被支配着,抑制不了的冲动,做到梦的最后,无论做什么都会离去,求欢着,求欢着……

[一阶]

“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总觉得,怪怪地。”

“是吗?下次再来吧~”

[三阶]

网中是海鸟还是飞鱼?

#这个“1一一10阶”是医学催眠中的阶梯疗法。

#写睡着了不好意思 @海蛎子on ice

#看到好多太太出了同人本,如果我出,那是不是叫《xx散文诗集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#大家喜欢文艺风的肉就在lof点,喜欢粗暴的肉就去微博点。
我微博还是这个名字,大家不嫌弃就搜一下,蟹蟹~|ω・)و ̑̑༉

#画的最认真的是胖次,你们看不出来的

#原谅我500块的手机像素自带柔光

#今晚应该能更完海蛎子太太要的催眠play

#应该能

【维勇】绞刑台(R18)

#吸血鬼维x人类勇

#窗台play慎入

#产出地《寒蝉鸣泣之时》op

#文风清奇预警

可怜的五月树,在寒风中孤独地瑟瑟发抖,花儿早就掉光了。

正对着的,繁华的城镇,圣诞夜的熙熙攘攘,祥和喧闹的灯火,五颜六色打在身体上,几乎难过得要蜷缩起来,却又被轻轻地撑开。

教堂传来的圣歌,稚嫩的童音,如同一条吐信的眼镜蛇,从足趾间,冰凉,绕过小腿,划过鼠蹊间,悄无声息。

指尖,如一把利刃,划过胸膛,用力,即将握住跃动着,火热的心脏,将血族的名字刻上去,鲜血淋漓。

“维恰……”

乳尖贴在阴冷的玻璃上,正方向快要迎来谁的,好奇的目光,撒裂黑夜的肝脏,扯开伪装,紧贴脊梁,扣紧每一根手指。

天蓝色瞳孔故意不与那开着朝阳的眸中相撞,獠牙在易碎的颈间磨厮着,鲜血的舌尖化作雨水点过,又向世界扩开。

道路逐渐扭曲,走兽张着血盆大口,死亡的红曈聚集着某一焦点,城堡是唯一的救赎。

四肢依偎在无限延伸的凉意间,快感与痛苦,忘却了自身的行踪,交错纷飞的寂静与吟叫声,被身后,吞去。

“真美啊……勇利。”

血珠从肩头滚落,在瓷砖上绽放,连同白色的,污浊又纯粹的色彩,大张开的,双腿在玻璃窗前模糊不清,暧昧,在某个地域被束缚,优美弧度的脖颈,汗珠妄图挣脱,如同露水,想要放弃地狱之花。

黑色的发丝,轻启唇齿含住一缕,凋零的花瓣,新一轮的罪孽,被世人不齿,静寂下的时光碎片,缠绵着两头困兽。

加害者与被害者的游戏在进行中,没有中场休息,残暴的月光沦为背景铺贴,如流沙从指尖划过,律动的瞬间,被带上枷锁,铁链。

枯草倒在坟墓,温柔灯光后,照不清的某处,一架黑夜的绞刑台,对着两人的脸微笑,嘲弄不谙世事的生物。

迎来的再一次高潮,回首衔住唇瓣,禁忌的边界线敞开着,再次发出邀请函,明镜中,伸来无数蠕动的手。

无奈的叹息,舐去最后一滴花蜜,一直听到的,甜腻又沙哑,骨髓与爱渗入口中与体内,浸透血液。

对面的极乐生长的,曼陀罗,朦朦胧胧,花中的,发着银光的刀。

“勇利,要一直,是我的哦~”

“嗯……”

#大晚上的灵感

#烂到炸对不住 @kari

#下一个是海蛎子太太的催眠play!!!我要大声喊粗来!⁽⁽(੭ꐦ •̀Д•́ )੭*⁾⁾ ᑦᵒᔿᵉ ᵒᐢ

#大家喜欢文艺风的肉就在lof点,喜欢粗暴的肉就去微博点。
我微博还是这个名字,大家不嫌弃就搜一下,蟹蟹~|ω・)و ̑̑༉

【维勇】阳(R18)


#教师维x学生勇

#看了一下轻小说类型,还是放弃了

#画风依旧清奇

某个瞬间,他赤色的曈孔中飞向其中的白鸽,刹那间化为灰烬,喘着气,望向窗外的夕阳。

“已经,去了么?”

维克托伏下身,将胜生勇利从冰冷的课桌上抱到怀中,像安抚婴儿般地抚摸着他的脊柱,却又往更深处探去。

“不,老师……不要了……”

胜生勇利不断拒绝维克托,黑色的制服皱得不像样子,眼角的泪水印出窗台的麻雀漆黑的眼睛。

“不要叫我老师。”

维克托坐在椅子上,猛地按下胜生勇利的肩,一声哀鸣回荡在空荡的教室中,抬头轻咬起他的喉结,似狼咬住驯鹿的咽喉。

“教科书上可没有这些……”

“唔啊……维……克托……”

胜生勇利的全身像是燃烧了一般炽热,脆弱而纤细的手臂环上维克托的脖颈,弓着腰去蹭维克托的唇角,撒娇的野猫,斜阳。

维克托伸出手,擦拭去胜生勇利脸上的汗水,同蜜一样,又缓慢地往下划动,从喉结,锁骨,燃着太阳的火的胸膛,腹部,动作轻柔,惹得对方不满地摆动着腰部,艳红的舌尖。

“过来这里。”

维克托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舌尖,眯着他湖蓝的眼睛,将对方吞噬,共舞。

“咚咚……”

胜生勇利忍不住,在敲门声响起时收缩,却被维克托摁住脑袋,与之缠绵,白染上了黑色的制服与西装。

脚步声逐渐远去,胜生勇利枕在维克托的颈窝间,喘着长气,聆听到自己的心跳与维克托的爱语,披着紫红的,灰色的,夕阳。

“这么兴奋吗?”

维克托的每一下重击,使得胜生勇利的灵魂几乎要印上属于他的烙印,他的指尖攀上自己的恋人(学生)稚嫩的脸颊,负罪感与情爱,升起又落下,不间断的。

“喜欢……嗯……维克托……喜欢……”

胜生勇利捧着维克托的手,像只猫似的舔舐起来,从指尖至掌心,动脉,软骨,柔嫩的舌尖与罂粟,侵蚀着维克托的内心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维克托深深地埋入,灌满胜生勇利的腹部,将他颤抖的身体紧紧地抱在怀中,感受到他的心脏的跃动,翅膀扑过的声音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# @最爱维勇(´♡`) 的师生梗

#这两天瞌睡得不行,更得较慢,见谅

#刚被吞了……

#是这样,大家喜欢文艺风的肉就在lof点,喜欢粗暴的肉就去微博点,可以不?
像拍臀,SM是要粗暴的还是文艺的?
我微博还是这个名字,大家不嫌弃就搜一下,蟹蟹~|ω・)و ̑̑༉

【可以点肉梗】

#维勇,维勇,维勇

#设定,场景,play(选够两样)

#什么play都可以啦,不要超出常人范围都行。

#写了会艾特各位

#评论私聊都可以

#蟹蟹合作ヽ(•̀ω•́ )ゝ